欢迎访问信用中国(天津)官方网站!今天是:

巧借信用力 共克执行难

来源 :福建法治报 访问次数 : 发布时间 :2018-08-28

——厦门法院推进执行联动与失信联合惩戒工作

 2016年以来,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执行工作与厦门市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紧密结合,紧紧依靠党委领导,自觉接受人大监督,积极争取政府支持,大力推动社会参与,全市执行联动与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建设一年一个台阶向前发展,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大合唱”正在上演,“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执行联动大格局在厦门市已经形成。

党委领导建机制

“我在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担任副院长期间,分管过法院的执行工作,深切感受到法院执行工作的难与苦。”厦门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姚新民说,基本解决执行难是一项社会系统工程,光靠法院一家难以实现,需要形成社会合力,需要紧紧依靠党委这个领导核心。

厦门市委高度重视法院执行工作,2016年以来4次听取法院执行工作汇报,部署成立厦门市执行联动机制工作领导小组,研究制定厦门市“两办”《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实施细则》,要求将解决执行难纳入厦门市社会诚信体系建设一体推进,执行联动单位从原来的12家增加到65家,执行联动工作被纳入全市各综治、绩效责任单位的年终考评体系。2017年就有21家联动单位因落实工作不力被扣分,执行联动和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建设由此有了“尚方宝剑”。

厦门市委政法委充分发挥组织领导和统筹协调职能,将“执行难”治理纳入全市政法“六大综合治理”工程,先后召开全市性执行联动机制建设工作会5次,召开涉执行问题专项工作推进会25次,帮助法院协调解决了失信惩戒平台建设经费、执行工作纳入综治、绩效考评、建立拒执罪追究联席会议等重大事项。今年初,市委政法委在推进市“两办”文件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出台《2018年厦门市执行联动机制建设行动方案》,确定年度十大重点工作任务,推动一批执行联动事项问题的有效快速解决。

人大监督促规范

“法院执行工作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组成部分,也是营商法治环境的重要指标。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我深切感受到近几年来法院在破解‘执行难’问题上的努力及取得显著的成效。”今年5月,厦门中院召开拒执罪新闻发布会后,全国人大代表冯鸿昌表达了自己的感受。

争取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社会各界的理解与支持是厦门法院在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中的重要环节。2016年以来,厦门市人大常委会专门开展对执行工作的专项检查,2次听取厦门中院有关执行工作的专项报告。针对人大常委会反馈的意见,全市法院及时出台整改措施和贯彻意见。同时,厦门中院还与市人大内司委、法制委合作召开执行工作学术研讨会,邀请全国20多位强制执行法领域法学专家学者齐聚厦门,研究探讨执行工作理论和实践中的难点和热点问题。今年以来,厦门中院积极参与市人大《厦门经济特区社会信用条例》的立法工作,将现有的失信联合惩戒工作实践成果写入地方立法条文。出台加强“基本解决执行难”决胜阶段人大代表对应联络工作的方案,实现中院党组成员对应联络全国人大代表的全覆盖。

今年7月9日,厦门法院开展“亮剑八闽——厦门法院院长带队执行攻坚”网络直播活动,邀请6名人大代表全程监督、见证执行。人大代表们通过亲临执行现场,了解法院执行工作的全过程;法院借助人大代表的不同视野及工作经验,收获宝贵意见。

2016年以来,全市两级法院共邀请人大代表见证执行、参加新闻发布会、参加法院执行专项活动等131人次,不断提升人大代表对法院执行工作的认知度、认同度和满意度。

警法联动强威慑

“柯某在其大中路的家中。”

今年7月9日,厦门中院法警支队副支队长张坚收到一条来自厦门公安机关的短信。因为这条消息,和法院“躲猫猫”多时的“老赖”柯某被顺利依法拘留。

这是厦门法院与厦门公安之间的警法联动常态。2016年7月,厦门中院与厦门市公安局达成合作协议,运用公安机关重点人员管控网络对失信被执行人行踪信息进行监控。

除了实时触网信息的推送,双方还对被执行人历史活动信息进行共享。今年6月13日凌晨,王某在暂住地被厦门中院拘留。当听到执行法官明确说出自己在被列入失信名单并限制高消费后,仍多次前往某足浴场所过夜,且多次入住星级酒店时,王某惊呆了:“你们全知道?”

王某的疑问,厦门法院“点对点”执行网络查控系统可以解答。“执行工作中常常遇到被执行人下落不明、高消费记录难以查询等问题,这些问题影响了执行法官进一步采取执行措施的成效。”厦门中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郭福全表示。为解决这些难题,厦门中院强化与公安机关的沟通协调,实现信息共享。一方面将失信信息嵌入公安机关的内部系统,作为重点人员背景审查信息;另一方面在自行开发建设的“点对点”执行网络查控系统中嵌入警法联动模块,展示公安机关共享的被执行人高消费记录。警法联动机制充分运用了公安机关强大的警力资源,有效提升执行工作效率。

线上信息获取便利,线下拘留联动对提升执行工作效率同样至关重要。今年6月6日,同安区人民法院正式启动“执行110”工作机制。该院“执行110”报警服务台全天受理申请执行人及线索举报人的紧急电话,一旦收到线索,立即采取行动。6月22日晚上7点,“执行110”接到某派出所电话,称公安人员在日常检查中暂扣一辆被该院查封的货车,值班人员立即出动前往现场交接。

政府支持聚合力

“厦门要创建全国信用建设示范城市,法院执行工作是重要环节,特别是在信用联合惩戒信息平台的应用方面,我们希望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作为推动全市各单位信用惩戒的重要突破口,与法院的同志合力推进。” 2017年初,厦门市发改委副主任林晓辉在全市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建设推进会上说。

同年3月,“厦门市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平台”在“信用厦门”网站正式上线运行。运行之初,平台采取厦门法院导入本地失信数据的方式共享失信信息,但该方法无法解决外地法院判决的失信人员在厦门不受惩戒的问题。为此,厦门中院和厦门市发改委共同协调上级单位,先后实现全省和全国失信信息落地厦门。目前,该平台已导入全国600余万条失信信息;全市53家单位启用该平台开展联合惩戒,全市24家单位率先实现失信名单嵌入本单位业务系统,实现联合惩戒自动化;共发起核查281003人次,查出并惩戒607人。

在实践中厦门法院发现,厦门市信息中心建设的市政务信息协同共享平台拥有大量法院执行工作中需要的被执行人信息。为此,厦门中院将信息协同共享列入2018年全市执行联动十大重点项目,将政务信息接入厦门市“点对点”网络查控系统,形成“执行情报”模块,实现政府与法院被执行人数据共享,为执行法官安上“千里眼”。

此外,市财政局早在失信联合惩戒平台运行之前即通过查询失信名单禁止失信人员参与政府采购和招投标;市公积金中心将失信信息嵌入业务审批系统,自动查询达11万人次。市一级单位如此,区一级政策层面也有积极探索,如集美区人民法院和区国、地税联合于2017年10月建立全省首个“税·法执行联动信息系统”,实现对失信企业的基本存款账户、车辆征收信息、税务登记信息等多项信息查询,拓展了执行案件背景信息的获取渠道。

失信联合惩戒机制有力推动了厦门市信用体系建设向前发展。今年1月,厦门市入选全国首批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示范城市。截至今年5月,厦门全国城市信用指数排名仅次于北京、重庆、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