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信用中国(天津)官方网站!今天是:

《百姓问政》:诚信体系建设如何发力? 多部门承诺形成合力 让失信者处处受限

来源 : 北方网 访问次数 : 发布时间 :2019-10-25

【专题报道】天津广播电视台《百姓问政》节目


本期节目现场

诚实守信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现代社会运行的基础,一个健全的社会一刻也离不开“诚信”两字。2015年,市政府印发了《天津市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目标是到2020年,基本建成与国际惯例接轨、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社会治理体制目标要求的社会信用体系,成为全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示范城市。10月24日播出的《百姓问政》节目,将镜头对准本市部分行业领域,围绕“诚信建设”这一话题,就目前存在的一系列问题展开问政。

交通违章“买分卖分”现象依然存在 向群众解释问题岂能讲“含蓄”?!

在公安北辰分局交警支队院内,一名代办“驾照销分”的男子正在四处徘徊。“140元一分,把行车证留我这儿,我给你销分。”当记者质疑是否能成功销分时,该男子胸有成足地说:“不行的话我们还能弄吗?我在这儿干了30年了,有一个警察不认识我的吗!”

随后,这名男子带着记者来到了交通违法处理大厅的窗口找到了民警,民警介绍说:“交通违法摄录有的会摄录车,有驾驶员正脸的会连人一块儿摄录上。”“如果没摄录上驾驶员呢?”“摄录上谁谁来处理违章,反之不能再往下说了。”当记者表示并没有理解其意时,该民警继续说道:“没照上不就完了嘛!中国人讲话非常含蓄,我不能跟你说直白了,得让你回味、让你琢磨。”

“民警的这番话您怎么理解?从合格的执法者角度来讲,您怎么看?”节目现场,面对主持人的发问,公安北辰分局交警支队支队长王玉林直言:“这名民警是不称职的!这些车贩子在公安机关门前进行这种非法的勾当,一方面坑害了老百姓的利益,影响了社会诚信,另一方面也给公安机关抹了黑。”

公安北辰分局副局长王军黎随后解释说:“这个问题是不容许‘含蓄’的。我们是服务部门,更是执法部门。民警除了教育管理外,一定要严格纪律,立足于从难从严,从可能出现的一切问题中,建立好机制。警察是人民警察,更要以身作则,要在完善自身的基础上,才能引导群众,提高整个社会的信誉度。我们会坚持问题导向,认真分析、举一反三、一查到底、坚决打击。”

谈及公安交管部门的诚信体系建设问题,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秩序支队副支队长邢毅表示,针对“买分卖分”问题,公安交管部门已出台相关政策。“2018年,市交管局在全国率先启用了违法处理窗口电子人脸识别系统,如果某人多次为几辆车‘销分’,或者一辆车有多人进行‘销分’的,我们会将这些排查出的线索提供给属地分局,一同进行专项治理。”

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副局长刘淼最后表示,公安机关的队伍要讲诚信,要严格依法执法,落实监督机制,打击不法分子,解决执法上的“好人主义”。“只要努力做,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儿。”

实名制实施6年仍有违规行为 手机卡“张冠李戴”到底该咋管?

位于红桥区的豪维通讯城是本市最大的通讯产品集散地之一,记者来到一家店铺,表示需要既能接打电话也可以上网的手机卡,经营者称这种卡也有,不过需要现订。“需要实名购买吗?”“这个是登记在别人身上,跟你没关系,跟我也没关系,也就是用别人的身份证实名。”

针对采访中发现的问题,记者首先来到了红桥区铃铛阁街道市场监督管理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个通讯城是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但手机卡的实名与否应该是通讯部门来负责。随后,记者又来到了市通信管理局。“不管,这属于商家个人行为,咱没办法监管。”该局工作人员表示。

手机卡实名制是从2013年就开始实施的工作,到现在6年的时间,依然有违规情况发生。对此,市通信管理局网络安全管理处二级调研员沈伟明坦言:“目前出现的实名制的倒卖卡,是我们工作的一个最大的困惑。针对这种现象,一方面,企业要加大管理力度,根据相关的管理规定,规范上网卡的销售、使用环节;另一方面,如有类似问题出现,我们会严格按照工信部的考核要求去处罚。”

作为通讯城所在地的监管部门,红桥区市场监管局同样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现象在基层,但根子还是在领导。我们要必须要管!”红桥区市场监管局党委书记、局长赵海航表示,将结合正在开展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认真地检视问题,持续不断地改进。“为了加强信用体系建设,我们专门成立了信用监管科,包括硬件建设、软件开发,以及跟市级和国家级平台的对接等,目的就是共享共用,让不诚信的企业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节目现场,红桥区副区长管兴桥对短片中反映的问题颇有感触:“我们要以小切口做大文章,把问题真正当事,当成长期的事,当成大事。回去后会部署开展为期一个月的‘净卡行动’,力争通过一个月的打击,让这种行为在红桥区彻底消失。”

市民投诉3个月问题仍未解决 预付费卡消费真就没人管吗?

2019年6月,市民梁丽君一家在位于滨海新区的摩登健身俱乐部办理了4张年卡,总共预付了7200元。7月4日,当梁女士去健身时,却发现这里大门紧闭。“当时我就给店里的工作人员打电话,对方说他们已经辞职不干了,老板也20多天没联系上了。”梁女士随后到了属地市场监管部门投诉,工作人员也进行了登记,并让其回去等信儿。可是3个多月过去了,事情仍然没有解决。

在滨海新区杭州道街道市场监督管理所,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道:“没查到他相关的违法行为,就是老板跑了、不干了,理论上讲人家并不违法。”

事情过去了3个多月还晾在这儿,区商务局是否有责任呢?节目现场,滨海新区商务和投资促进局党组书记、局长纪泽民介绍说:“商务部在2012年出台了《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该办法全国适用,各地商务部门负责其中三类,包括零售、住宿餐饮、居民服务业企业。梁女士办理的这种卡属于健身卡,是不在商务部门单用途预付卡管理范围之内的。”

“那是否可以理解为这样的预付卡商务局可以不管呢?”面对主持人的发问,纪泽民解释道:“如果市民第一时间到商务部门投诉了,我们也会到现场去检查。若发现经营者确实跑路了,企业经营异常了,我们会提交到给市场监管部门来处理。”

“片中工作人员的回答存在一定的问题,对业务的理解把握也有不到位的地方。”滨海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窦文生解释说,“从市场监管局角度讲,在处理类似的投诉举报过程中,首先是根据企业的经营情况,把它列为异常经营;其二,尽力去调解,也有一些相关案例得到了有效的化解和处置;第三,假如经营者跑路了,我们会告知当事人整个处置的过程,然后建议当事人走司法途径来解决问题。”

“看起来,这事只有区长来回答了。”节目现场,主持人将问题抛给了滨海新区副区长郎东。“对于两位局长刚才的回答我是很不满意。”郎东说道,“作为首问负责部门,市场监管局在核查之后如果解决不了,不能简单地建议市民走司法途经。在联合惩戒这方面,还是存在体系不完善的问题。老百姓的问题涉及到的部门越多越没人管,这说明齐抓共管的局面还没有真正形成。”

谈及诚信体系建设,郎东表示,滨海新区已经在加强顶层设计,并且下发了实施方案,会立刻启动,将方案落地见效。做客节目的市市场监管委副主任石玉颖随后介绍说:“到目前为止,全国共发布了45个联合奖惩备忘录,我们也梳理了1030项的奖惩措施,都植入到诚信系统当中了。制度出来后得有人去落实,联合惩戒在落实方面确实还有许多工作要做,需要大量的推动。这项工作各部门要形成合力,市市场监管委会尽最大努力来推动这项工作。”

《百姓问政》将于每周四晚21:30准时与您见面,您可以通过天津广播电视台新闻频道、津云客户端、北方网观看节目。同时我们也欢迎广大网民朋友们把您遇到的烦心事通过《政民零距离》栏目反映上来,节目组将在调查核实的基础上予以曝光,期待您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