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信用中国(天津)官方网站!今天是:

规范预付收费行为,防控信用风险

来源 :新快报 访问次数 : 发布时间 :2019-06-04

据报道,近日,早教机构沐奇亲子游泳多家门店悄然关闭,身后留下众多会员退款无门。尽管一些顾客在门店关闭前感觉“异样”,但他们已经为课程提前付费。市场监管部门回应称,沐奇品牌的涉事企业已经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并立案调查。律师表示,消费者可向工商投诉,或至法院起诉。此外,相关部门也应尽早完善早教机构的监管体制。

俗称“办卡”的预付收费在服务类消费领域比较普遍,其中如教育培训、健身、家政涉及面广、金额大,因而问题突出。预付收费是先付费后服务的模式,付了费能否提供承诺的服务存在不确定性,收了预付费的商家卷款跑路的案件频发,充分表明这种模式有与生俱来的信用风险,甚至不排除一些商家恶意设置欺诈陷阱。

针对预付收费的风险,近些年各地通过修订《消保条例》试图加以约束。但是总体来看,这些规定还是将预付消费定位于合同关系的范畴,虽为事后违约的处理提供了支撑,但没有对预付消费经营行为的合理性与合法性作出界定。因为没有提供有效约束,所以呈现的还是“牛栏关猫”的效果。消费者为了要回几千上万的费用会面临“追鸡杀牛”的成本选择,很多只能自认倒霉,放弃起诉,这无异是对商家恶意欺诈的纵容。

预付收费所涉及的服务虽然属于市场自主调节的范畴,但是市场并不是万能的,特别是可能存在的信用风险,更需要外在的规制。有的服务机构一次性收了消费者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费用,加之涉及的人员多,就形成了巨额的资金。一旦机构不能提供服务,拿什么作担保?事实上,很多机构场所都是租赁的,人员也是流动的,基本不具备善后的强制履信条件,甚至有机构跑路后不但吞吃了消费者的办卡费用,还拖欠了几个月的租金、物业管理费乃至员工工资。

因此,防范风险于前远优于发生风险维权于后。众所周知,电商行业正由于建立了第三方支付的信用风险防控机制,才有了今天的繁荣。同样,对服务行业预付收费的信用风险,也应加快相关法规的制定,实行前置防控,既堵塞风险漏洞,也引导行业服务规范发展。首先,应严格区分预付收费适用的范围,明确预付适用的禁区,属于即时服务的,禁止预付收费。其次,应严格限制预付收费的权限,设置预收费额度上限以及按期服务收费的时限,禁止强制预付收费。第三,规范预付收费的收费行为,禁止预收费价格竞争的行为,同时建立预付收费第三方支付与担保机制。